鳳學園是你我成長必經的考驗

亂畫城堡.jpg  

    承上一篇少女革命劇場版心得咱們來聊聊少女革命劇場版吧終於把學生會篇寫好了。在此我一樣不建議尚未看過「少女革命」的人就先看了不才個人的想法,恐怕將大大影響了觀賞者自由的想像力,享受也大打折扣。由於電視版每一回都有不同的主題,然後再併聨成「啄破蛋殼」的故事。因此我也先將每一回的「學生會對談」、「影繪少女」、「雙方決鬥」 做可能的分析及感想

第一話    舊世界需要改革 友情/西園寺

    此戰對抗的是舊世界的大男人主義。世界盡頭就是世界之殼,體制的邊緣。這個單元是女性意識抬頭,其實安希一開始就希望歐蒂娜可以贏得決鬥,薔薇新娘其實並非完全的被動者。然而即使歐蒂娜贏得了這場決鬥,一切仍然沒有逃過世界盡頭的規制。安希與歐蒂娜扮演著公主對王子言聽計從的遊戲。

第二話    在汙泥中也要閃耀光芒 選擇/西園寺

    故意表現不在乎的歐蒂娜,也被這個世界的規則所暗示。影繪少女也提出這點,其實已經無法故意輸了。樹璃說:「都看到了那樣的景象(城堡),怎麼可能退出?」意思就是已經見證了那樣耀眼的回憶與珍貴的事物,便不可能輕易放棄。另一方面,學生會玩的是抽鬼牌,但奇怪的是,學生會長冬芽應該會抽到最後一張鬼牌,但他卻將鬼牌湊成對了!這裡暗示了冬芽其實是個作弊者。這是一場已經註定得勝者的遊戲。只有冬芽才符合王子的條件,而他也會為了成為王子,用盡各種手段。究竟歐蒂娜選擇了什麼?唯有遵照世界盡頭的規制,一一打敗決鬥者,才能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歐蒂娜選擇參加了這場遊戲。

第三話    寡廉鮮恥的少女心

    有趣的地方在於歐蒂娜對邀請卡的反應。他雖然一直奉勸安希參加舞會,其實是他自己想去參加。可以從影繪少女的對談看得出來,很多人雖然嘴巴上指責別人的幻想,其實自己也是一樣的嚮往。

第四、五話    夢想與現實的距離 理性/米奇

    米奇代表了純潔、乖巧、優秀與天真的性格。然而這樣完美的光明之人卻無法活在現實世界之中。米奇總是按著碼表。這段神祕的時間多是人們談論著世界盡頭的規則、對安希的慾望等等既現實又醜陋的對談。這段時間就是他所不願意面對的事實。連等待安希的過程都是他想逃避的時間。也就是說這碼表映襯著成人的遊戲、世界盡頭的規則及他所不願面對的現實。

    米奇最大的問題就是不願面對現實,他的珍貴回憶也是錯置的記憶。事實上根本就沒有真正的美好琴聲,他要找尋的其實是他與妹妹相處的愉快時光。他選擇性地留下了美好的回憶。這個故事已經暗示了永恆的回憶、耀眼的奇蹟、王子都是一種幻覺。王子從來都不存在。影繪少女在這集描述得也很簡單,就是對王子公主表面形象的幻想。這跟七實的惡作劇是相同的主題。

     米奇堅持最原始的純潔,因此想解散學生會。然而這世界的體系卻不容許他這麼做。他害怕珍貴的事物再次消逝,他只能參加這場遊戲。他的逃避現實結果是讓自己追逐著幻想,反而找不到真正的寶藏。這就是影繪少女的意思。只是這樣純潔天真的米奇,根本玩不起成人的遊戲。他被自己的幻想與現實打敗了。

第六話    虛假的白馬王子

    石蕗自導自演著童話故事、七實對現實的美化都呼應著王子的不存在。真正的美好存在在人的內心。

第七話    顛倒世界的愛 戀愛/樹璃

     樹璃其實期望著奇蹟。期望枝織能夠接受她的心意。然而單戀及失戀的痛苦在他內心產生極大的矛盾。她代表著世界的倒影。他擁有成為王子的心,卻沒有王子的性別身體。他不恨枝織,反而愛著枝織。她恨這個世界,卻又非常希望成為這個世界的王子。雖然他有強大的意志力足以顛覆世界,但她的內心是渴望融入這個世界。他否定薔薇新娘,但其實是他自己被世界否定。冬芽也在學生會暗示,樹璃無法逃出世界盡頭的掌控。由於內心強大的矛盾,因此在那個夜晚聽到歐蒂娜的嚮往,樹璃一眼就看穿了歐蒂娜的少女情懷。跟自己被世界否定的痛苦相比,歐蒂娜就像是在玩扮家家酒、等待著王子來迎接她去夢幻國度。

    然而影繪少女卻將了樹璃一軍。諷刺樹璃得不到便否定的心理。否定奇蹟、美好事物的存在。最後他還是無法對抗身為女性的事實。奇蹟刺穿了樹璃的玫瑰。這是他所認定的世界,她敗給了否定自我的意識。

第八話    薔薇新娘歐蒂娜、白馬王子安希

    每個人都擁有公主的嚮往也具有王子的能力。每個人心中都有薔薇新娘及白馬王子。連歐蒂娜、安希也都是。

第九話    城堡崩毀

     幽浮首度出現。幽浮的意思就是外星人、外來的事物,也就是說不符合團體規制的人。這裡的外星人指的是西園寺。西園寺受到東芽的陷阱所誘,違反了世界盡頭的規制。於是魔幻的城堡崩毀,戰鬥舞台出現了棺材的原型。然而西園寺仍然沒有通過考驗。城堡是這個世界規制創造的幻覺。西園寺被退學處分,也就是第一次離開這個世界。

第十話    唱反調的力量  崇拜/七實

    影繪少女的主題便是故意唱反調。七實憑著直覺一眼就發現世界的頂端。他崇拜著大人卻又相信著自己。他直接向著目標衝刺、完全不管規制、只在乎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擇手段也要得到。她的自我中心反而是他成為決鬥者的條件。不在乎大人建構的世界規則就是他革命的最大力量。在我們一昧用規則套用我們的孩子時,也抹煞了孩子的天份。他像是不管前方危險和規範的愚者。儘管前方充滿未知,他仍不怕危險向前硬闖。他有著強烈的直覺及無限的創造力。

第十一、十二話    異化扭曲的正常世界  信念、自我/冬芽

    我們追尋著別人交給我們的咒語,卻從未思考真正的意義與內心的真實。這便是影繪少女暗示的「機械人」。歐蒂娜仍然憧憬能夠當個公主,於是他被世界編制的童話故事打敗。

    兩性被這世界賦予了各自的角色,於是「正常」一詞被世界的殼綁架了。歐蒂娜失去了自我,穿著「正常」的學生服。後來好朋友若葉不小心潑了一杯水在安希身上,是指罪不在安希身上,安希卻被無端捲入成了共犯之一。也就是即使想要保持純潔,卻也逃脫不了世間的泥淖。整部動畫都強調著無法從世界的規制脫身這與劇場版清洗游泳池時歐蒂娜被潑灑一身的水是類似的暗示。這樣的橋段也與世界對跟自己相異之人的不友善相關。安希的不倫、慾望是眾矢之的。類似人們習慣指責第三者,而忘了真正的問題在情侶本身。影繪少女明白地說了:「都是與我們無關的普通呢!至今我們扮演了許多的角色,也差不多該重回我們的普通了。」接著乘著飛碟飛離了鳳學園。原來其實我們一出生就不屬於這個「世界」。

    薔薇公主犧牲自我保護迪奧斯之劍,代表女人為男人折服。女人完全奉獻成就男人的傳統模式。當然跪下親吻王子的劍的舉動帶著強烈的性暗示。冬芽是世界的準王子,他了解這樣的角色扮演能為他帶來多強大的力量。只是,薔薇公主安希想起了王子的原形。真正的王子不是那個「扮演」王子的人。這場戰鬥用了樹璃的劍是很奇妙的地方。樹璃是整篇故事之中唯一的純同性戀。特別在此篇加了進去是作者對於同性戀給的關懷鼓勵歐蒂娜最後想通了,真正的正常是接受自己、對自己負責。他替原本的自己及同性戀者,把「正常」從「世界」手裡要了回來。重新出生。

第十二話    第一次的輪迴與革命

     影繪少女告訴我們,歐蒂娜尚未突破世界之殼。螺旋向前的生命藏著一次又一次的革命。未來還要面對許多的挑戰才能真正活出自己。藉著螺旋的樓梯到達世界之頂。

學生會篇結語

    學生會篇由回憶所構成,也就是耀眼的事物、永恆的城堡出現的瞬間。這是第一場輪迴。快樂而珍貴事物、最原始的寶藏的出生,就是學生會篇的主題。 歐蒂娜糊裡糊塗地進入了這場搶奪薔薇新娘的遊戲。暗示了我們都是懵懵懂懂地進入這個世界的體制。學校是訓練社會化的場所,我們在這裡學會各種長大的方式。了解什麼是權力、社會及性。找到我們要守護、或放棄的珍貴事物。


創作者介紹

光自營生物

h92760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