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之國》(希望の国のエクソダス) 村上龍

 


 


「這個國家什麼都不缺,真的是什麼五花八門的東西都有,可是就是沒有希望。」


   如同這本書的靈魂,所有看過這本書的人都無法忘記。朋友在介紹本書給我看時,我就已經知道國會視訊這一段高潮。期間我也不斷思考有關希望的問題。如果這世界沒有希望,那麼我們該如何生存下去?就像是其他的意識,我也同樣地懷疑,這世界原本就沒有什麼希望或道德之類的東西?在希臘羅馬神話故事中,潘朵拉打開了禁忌的盒子,於是釋放了所有邪惡到人間,唯一還在盒子裡的,只有希望。這個世界雖然有如同天使般純淨的善,但也有無可救藥的惡;善是血,惡是肉。所以我們得以成長,得以存活在有陽光也有影子的世界,否則我們就會夭折。但是,希望並不存在吧?否則為何我們必須不斷地追尋可能的痕跡,彼此相濡以沫堅定自己活著的信心,用信仰來安定生命的可能性。希望是唯一自己能掌握的東西,它不存在於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只存在在我們的心裡。


   在還沒看本書前,我也看了《危險心靈》電視劇,對於片頭曲及片尾曲都非常喜愛。雖然日後也有略翻閱原著,但感覺卻乾燥了些,不如電視劇般有點像酸酸的可爾必思。「I dream of…I dream of」只是,最後的結局《危險心靈》選擇了讓它入世,透過信念的儀式,再度讓絕望的人們存在希望。繼續存活,也就是讓惡與善繼續共存。其實,這樣的結局是很符合社會要求的。實際。也就是不打破我們仍存在的價值觀,讓我們看到最可能的狀況而不致於感受到將世界崩壞的恐懼。解決絕望的方式是深刻地入世、努力以赴。聽起來不由得又令我聯想到儒家思想。然後,這就是輪迴。信仰一直都存在於我所處的環境,利用某種方式,將人們感受彼此認同,共創未來。


   《希望之國》裡似乎有一段分支,探討年輕人的力量,如果問我為什麼不讓那些阻礙社會進步的人死去,我想我也沒辦法狠心到殺死他們,最多只是膽小而惡毒地施放詛咒的念力吧!因為我已經選擇了存在於這世界的方法,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足,所以不願面對過錯與風險,這就是我所處的社會型態。


   拋下這裡的一切,創立自己的國家,徹頭徹尾將原本的世界如按鍵一般,消除。這就是希望之國的選擇。如果沒有這樣的選擇,我們怎麼去釐清權力之間的拉扯、利益間的角逐、人性創造的腐壞結構?我被迫實驗性地接受了入學,說是實驗性其實包含著我不再想突破社會已經編織的空間。這也讓我想起那次的專討事件。要改革現在的教育制度,就是立刻發生數十萬人集體棄學事件!我很同意村上龍這樣的想法。然而,之所以這樣的事尚未發生,是因為沒有迫切到點燃人性最殘酷的,慾望。這樣的教育之所以存在是有它的社會背景,我們不可能棄之如敝屣。也就是中村君那通與父母的通話。我以及我們的孩子如此脆弱。這樣的社會還是有好的地方吧!我已經學會了催眠自己。但是這並不是結束,想想看,《希望之國》棄學事件最後居然是創立自我的國家!原本的日本則是繼續腐壞。人類也是需要天擇的,我們學會用信仰,去創造我們的希望。只是這個世界上,還沒創造出足以適用於所有人類的信仰,只有利益與權力,那種連黑猩猩都了解的東西,普遍地殘留在我們暴力的社會之中。


   我總是想起有一次我跟老師的談話,我說我覺得迷惑、沒有了希望。老師的結論則是,我們或許會沒有希望,但你們不能也沒有了希望。我想,在現在的環境裡,沒有希望也是正常的吧!


《恐龍夢幻國》將世界推移至似曾相識的生活型態,然而面對未來的我們卻仍徬徨無助。開創未來。我衷心地希望未來繼續存活下來的人們,不是全部都變成了平庸無能的大人。


 


 



 

創作者介紹

光自營生物

h92760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